姒温

十年之后[心花心无差][存个脑洞]

如题存个脑洞


嗯…大概是十年之后,叶英和沈剑心已经在一起了。两人关系大多数人不知道,亲友啥的还是知道的,山庄里的弟子仆从多数因为滤镜原因没发现(或者是…无法相信?)


主要视角是一个保安(花花迷弟),对没错,藏剑山庄的保安,山庄里少有几个发现两人关系的。


反复围观后,确定沈剑心是真心的之后,保安开始围观两人日常,当然还是很不甘心,总想手刃沈剑心。


然后故事以保安视角展开


第一个故事www


巡夜的时候,沈剑心抱着庄花飞过,被保安发现。

关键词:阻拦,呼唤别人,暧昧声音,怒而拔剑。


橙色武当,了解一下?
今天上线被下了一跳ヽ(・_・;)ノ

月下人

喜欢口花花的心机武当攻x方思明
晨曦倾洒,为将醒未醒的金陵城披上了一层金色朦胧的纱。
深蓝色的还零星挂着几颗星子的天边,一只黑鹰在天边振翅翱翔着。
点香阁外,刚和自家师兄彻夜长谈后的姒凉,正考虑着明夜又该如何劝自家师兄回门派看看,这时一只黑鹰突然落在他肩上。
“嘶——”姒凉只感觉肩头一沉,回头一看威武的鹰隼落在他肩头,他惩罚性的拍了拍黑鹰的头,然后苦笑着用带着两个被鹰啄出的新印子的手去取下信鹰腿上绑着信笺。黑鹰在完成自己任务之后扑棱着翅膀飞走了,只留姒凉看着黑鹰在自己白色道袍上留下的灰扑扑的爪印,这件衣服又该换了,真不知道方思明怎么养的鹰,脾气真大。
缓缓的展开信,逐字读着信
“见字如面,自雁门关一别后,以许久未见......——方思明”
字数寥寥,无过五十字上下,但细品着每字每句后,他无奈又夹杂着几缕宠溺的摇摇头。
“姒凉,一起去组队薛家庄啊!”平时神出鬼没的暗香友人忽然找到他,约他一起去薛家庄
“不去了,佳人有约。”姒凉挥挥手,翻身上马。
看着姒凉一骑绝尘,身后的友人纳闷的摸了摸鼻子,这家伙是怎么了,像打了鸡血似得。

明月在江水上洒下片片银箔,几只渔船悠闲的漂在江面上。
方思明穿着平素的金纹黑袍,银白色发在月光下反射出柔和的光。他望着天边的月,神色深沉难辨。
“你来了!”方思明转头看向姒凉,眸中似划过惊喜。姒凉未答,只是站在方思明身侧,注视着江面。可看着看着,他的视线不自主的投到了身旁的人身上。没想到不期然的和方思明视线撞在了一起。方思明状似若无其事的收回了视线,可姒凉敏锐的看到那被山风吹起的银发下嫣红的耳垂。
   他不由的勾起唇
方思明突然将一壶酒扔给他,自己也打开一壶酒,无声的喝了起来。
两人便彼此无言的痛饮了一番,从柳梢初上喝到月上中天。除了开始的简单交流后,就再无交谈。
姒凉正准备说些什么打破沉默,却被打断。只听方思明开口,带着连他都未曾察觉的迷茫,“什么是朋友?”
姒凉略一沉吟后才开口:“他可以为你赴刀山火海、两肋插刀、毫无怨言,一刻千金散尽、一贫如洗不求回报,他可以和你不计较身份地位,有酒同饮、有床...咳,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像你做的一样?”方思明凝视着姒凉,眼中划过一抹流光
“不,我不想做你的朋友。”姒凉带着浅笑,轻松的说着看似无情的话
“果然,我所处的环境便一直如此,为利......”方思明转头,掩饰眸中的浅浅失落。
   姒凉却打断方思明的话说:“我想和你做恋人,一辈子的那种。”一字一句,认真而又坚定。
   方思明猛地转头,银色的发尾划出完美的弧度,星眸睁大,震惊充斥眼底。
他趁着方思明没有反应过来,姒凉欺身而近,似蜻蜓点水般的浅吻印在他的唇上,夹杂着淡淡的冷冷清清的檀香。
“你!”方思明下意识的挥掌而出,击在姒凉胸口上。而姒凉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撤去了护体罡气,硬受了方思明一掌。
之间姒凉身形不稳后退了几步,“噗——”吐出了一口鲜血。
等姒凉站稳身形,再抬起头时,方思明却不敢再看姒凉,不敢看姒凉眸中是星光还是悲凉。几个纵身,逃也似的离开了。
他分不清了,那人欺身而近时是欣喜还是愤怒要多一些。
独自被留下来的姒凉,一扫之前的虚弱,面带红光。
清朗的笑声传遍山岳,惊起无数鸟雀。